《置身事内》 书摘

《置身事内》 书摘

这本书能发版我也是挺惊讶的,不知道有没有阉割过。

毕业后,发现自己对于社会制度,经济运转的知识十分缺乏,请教了一些前辈,她给我了我一份书单:

  • 《置身事内》
  • 《西方世界的兴起》
  • 《国史大纲》

本文是第一本书的书摘,当我读完第一页的时候,我才发现,我对自己身处的社会,政治,经济环境竟然无知到这种地步。 《置身事内》内有许多真实,具有震撼力的制度条规和统计数据。如果遗忘了就太可惜了。

第一章:地方真服的权利与事务

第一节:政府治理的特点

央地关系历来是研究很多重大问题的主线。一方面,维持大一统的国家必然要求维护中央权威和统一领导;另一方面, 中国之大又决定了政治体系的日常运作要以地方政府为主。历史上,央地间的权力平衡需要各种制度去维护, 一旦失控,王朝就可能分裂甚至覆灭。小说《三国演义》以“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开头, 正体现了这种平衡之难。按照历史学家葛剑雄的统计,从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到1911年清朝结束, 我国“统一”(即基本恢复前朝疆域且保持中原地区相对太平)的时间不过950年,占这一历史阶段的45%, 而分裂时间则占55%,可见维持大一统国家并不容易。

条块分割,多重领导

中央政府的主要部委,除外交部等个别例外,在各级政府中均有对应部门,比如中央政府有财政部、省政府有财政厅、 市县政府有财政局等。这种从上到下的部门垂直关系,被称为“条条”,而横向的以行政区划为界的政府,被称为“块块”。 大多数地方部门都要同时接受“条条”和“块块”的双重领导。拿县教育局来说,既要接受市教育局的指导,又要服从县委、 县政府的领导。通常情况下,“条条”关系是业务关系,“块块”关系才是领导关系,因为地方党委和政府可以决定人事任免。

上级领导与协调

制度设计的一大任务就是要避免把过多决策推给上级,减轻上级负担,提高决策效率,所以体制内简化决策流程的原则之一, 就是尽量在能达成共识的最低层级上解决问题

官僚体系

唐朝以后,以科举为基础、具有统一意识形态的庞大官僚体系,成为政治和社会稳定的支柱之一。 科举选拔出的官僚,既为政治领导,也为道德表率,不仅是政治体制的核心,也是维护国家和社会统一的文化与意识形态载体。 这一体系的三大特点延续至今:官员必须学习和贯彻统一的意识形态;官员由上级任命; 地方主官需要在多地轮换任职。在维持大一统的前提下,这些特点都是央地关系平衡在人事制度上的体现。

现代政治秩序有三大基石:政府,民主,法制。其中政府代表脱离了“血缘关系”,由专门人才主导的管理机构。 具有统一意识形态的“官僚”(儒生),是维持政府运行的关键因素,也是在王朝崩溃后重建修复的主要力量, 这一点在古代中国尤为明显。在世界历史中,王朝奔溃并不少见,但是只有中国在经历多次王朝崩溃后,不断修复,重建和延续。 在中国古代王朝更迭后,新的地方政府成员,大多还是上个王朝的官僚。

第二节:经济规模

我国经济中有个现象:处在行政交界(尤其是省交界处)的地区,经济发展普遍比较落后。 省级的陆路交界线共66条,总长度5.2万公里,按边界两侧各15公里计算,总面积约156万平方公里, 占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。然而,在2012年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中,却有超过一半位于省交界处, 贫困发生率远高于非边界县。这一俗称“三不管地带”的现象,也可以用公共物品规模效应和边界的理论来解释。 首先,一省之内以省会为政治经济中心,人口最为密集,公共物品的规模经济效应最为显著。但几乎所有省会(除南京和西宁外) 无一临近省边界,这种地理距离限制了边界地区获取公共资源。

####

行政边界影响经济发展,地方保护主义和市场分割现象今天依然存在,尤其在生产要素市场上,用地指标和户籍制度对土地和人口流动影响很大。 从长期看,消除这种现象需要更深入的市场化改革。但在中短期内,调整行政区划、扩大城市规模乃至建设都市圈也能发挥作用。 目前的行政区划继承自古代社会和计划经济时期,并不能完全适应工业与现代服务业急速的发展和集聚。而且在像中国这样一个地区差异极大的大国, 建设产品和要素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必然是个长期过程,难免要先经过区域性整合。

大湾区,京津冀等 区域性整合 是为了全国统一大市场做准备。这是短期的政策措施。 长期的措施还是得靠深入的市场化改革。 市场化改革,使得经济朝着内涵式增长的方向发展。让市场发挥他的作用,市场决定的价格,就是资金的价值, 让资金流向更聪明的地方,朝着最优的结构演进,激发市场活力,所以说市场化改革是结构性改革的前提。 通过逐渐减少政策干预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,保障金融产品的收益率和稳定性,从而提高金融产品在居民资产的占比。

撤县设区扩张了城市面积,整合了本地人口,将县城很多农民转化为了市民,有利于充分利用已有的公共服务,发挥规模收益。